主页 > 红色文化 > 井冈山精神 >

毛泽东“枪下留人”,救出了一位开国上将

      1927年12月,毛泽东在井冈山砻市创办了第一个红军培养基层干部的训练机构,即工农红军第1军第1团教导队,并任命吕赤任教导队队长兼党代表。有一天,教导队一区队长陈伯钧从战友徐彦刚(后曾任湘鄂赣军区司令员兼红16师师长。1935年6月在战斗中负伤,9月在江西永修燕山朱坑养伤时被敌人杀害。)那里得到一支手枪后,因枪有锈斑拉不动枪栓,吕赤就开玩笑地说:“什么破枪,‘半斤铁’,扔了算了!”但陈伯钧却没有把枪扔了。1928年2月,部队开到湘南的中村圩后的一天, 吕赤带队外出打土豪,做群众工作。陈伯钧留在家里修理他那支手枪,鼓捣了半天,把枪真的修好了。快开晚饭时,吕赤等人回来了。吕赤刚迈进院子,陈伯钧就拿着修好的手枪兴高采烈地从房内跑出来,迎上前去对吕赤说:“队长,手枪已经修好了,这枪可不再是‘半斤铁’了。”他边说边试着扣动扳机。万万没想到,枪栓带动撞针,打出一粒尚未退出的子弹。“砰”的一声枪响,子弹从吕赤眼间穿过,从后脑射出。吕赤应声倒地。陈伯钧顿时愣住了:同是四川老乡、黄埔军校毕业生,又一起上的井冈山,平日里朝夕相处感情甚笃的亲密战友,竟突然倒在自己的枪下。陈伯钧跪倒在吕赤身旁,奋力呼唤他的名字,但一切已无可挽回。此事发生后,大家都非常悲痛。陈伯钧被关了禁闭,等候上级处理。按当时的军法,打死人是要偿命的。陈伯钧要不要为吕赤偿命,大家议论纷纷。
 
毛泽东(右)与陈伯钧(中)
◆毛泽东(右)与陈伯钧(中)。
 
      毛泽东知道后,非常痛惜。他了解吕赤和陈伯钧都是好同志,陈伯钧打死吕赤完全是误伤但后果却是严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毛泽东找来教导队士兵委员会主任张令彬(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以征询的口气说:“陈伯钧打死了吕赤,同志们都在议论要陈伯钧抵命。可是,大家想过没有?我们已经死了一个好同志,如果再拿一个好同志抵命,是对革命有利还是无利?陈伯钧既然不是有意伤人,我看还是不要他偿命为好。让活着的同志去完成死了的同志未完成的工作。你回去做做工作,开个士兵委员会,讲清不杀的道理。”张令彬便回教导队向学员们转述了毛泽东讲的道理。接着,毛泽东通知部队集合,向大家说:“吕赤是个好同志,陈伯钧也不是坏人,他是跟吕队长开玩笑,枪走火误杀了人。他们一个是黄埔军校出来的,一个是黄埔武汉分校出来的,表现都不错,军事上也有一套。这样的人我们很缺呀!我们能不能只追悼一个人?否则另一个人还不好追悼呢!你们看怎么样,我讲得对不对?”大家见毛泽东讲的既不失法度军纪,又入情入理,便逐渐缓和了情绪。后来,没有被枪毙的陈伯钧被调离教导队,到1团1连降为副连长。
 
陈伯钧被授予上将军衔
◆1955年,陈伯钧被授予上将军衔。
 
      陈伯钧在以后没有辜负毛泽东和同志们的期望,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成为我党我军一名优秀的高级指挥员。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湖南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代院长、高等军事学院院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作者  党史博采-王树人 

      瑞金苏维埃干部学院依托瑞金、于都、长汀、古田、龙岩、井冈山等丰富的红色资源和专业师资力量、知名党史专家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理念对党政干部、企事业单位和大中专院校的中青年骨干进行瑞金红色培训井冈山红色培训党性教育培训、企业团建、研学旅行实施信念教育,把红色基因代代传! 我们竭力给您提供热情、周到、细致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