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红色文化 > 红色著作 > 毛泽东诗词 >

毛主席的《沁园春·雪》,能不能称为豪放词坛第一名作

       大家都知道,毛主席擅写诗词,一首《沁园春·雪》横空出世,气吞千古,在当时引发了一场极大的轰动。著名诗人柳亚子对这首词佩服得五体投地,曾两次极力推荐:“展读之余,叹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辛犹未能抗手,况余子乎?”“毛润之沁园春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
 
       这首词在《新民报》发表时,编辑吴祖光也加了一段按语:“毛润之先生能词,似鲜为人知。客有抄得其《沁园春》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
毛主席
       可见,在柳亚子、吴祖光等人的眼中,毛主席这首《沁园春·雪》堪称古今第一词作,即使是跟苏东坡、辛弃疾的词相比,也要领先一步。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那么,在中国词坛史上,毛主席的这首词真的能排第一吗?或者说,能不能排进前五名?鉴于词分豪放和婉约两派,毛主席的这首词又是豪放派,所以咱只比较豪放派的几首词。
 
苏轼
       首先,说豪放派,就不能不提苏轼,这位中国文化史上第一全才,诗、词、文、书、画无一不精,都达到了顶尖的水平,其中又以词为最佳,成为千古词坛的第一代表人物。
       苏轼的词,以豪放为主,比如《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江城子·密州出猎》。
       其中,《念奴娇·赤壁怀古》雄浑苍凉,大气磅礴,把写景、咏史、抒情融为一体,被誉为“古今第一绝唱”。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寥寥数笔,勾勒出一幅皓月当空、旷远无垠的高妙境界,胡仔在《渔隐丛话后集》中评价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俱废。”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至于《江城子·密州出猎》,跟前两首又有不同的意境,词风慷慨激昂,倒是跟辛弃疾的风格有点像。
 
《江城子·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清朝大学者陈廷焯曾评价苏轼和辛弃疾:“苏辛并称,然两人绝不相似:魄力之大,苏不如辛;气体之高,辛不逮苏远矣。”
       确实,辛弃疾的词,魄力之大,千古独步,“横绝六合,扫空万古,自有苍生以来所无”,被誉为“词中之龙”。
       如果说苏轼的词体现了文人的旷达,那么,辛弃疾的词则完全超出了文人的范畴,体现了一种比盛唐边塞诗更加慷慨、更加沉郁的豪迈精神。
辛弃疾
       辛弃疾的词,名作也不少,比如《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向来被称为辛弃疾的第一名作,跟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并称为“怀古词”双璧,读起来让人热血沸腾,一股豪迈之气不可遏抑!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陈同甫,就是另一位豪放派大词人陈亮,这首词,就是辛弃疾给陈亮写的,同样慷慨激昂,气势雄浑,陈廷焯评价说:“字字跳掷而出,沙场五字,起一片秋声,沉雄悲壮,凌轹千古。”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在宋朝豪放词派中,苏轼和辛弃疾是超出所有人的,但是还有一个人,本来并不是文人,却写了一首词,足以跟苏、辛抗衡,就是岳飞的《满江红》。
 
       岳飞是宋朝第一抗金名将,他的功勋主要都是体现在战场上,然而,他的这首《满江红》,却写得气象万千、壮怀激烈,“胆量意见,俱超今古”。
岳飞
       《满江红》原本只是一个词牌名,写过的人不下万千,但是后世提起《满江红》,却都会想到岳飞的这首词,几乎成了他的独家,足见其成就之高、影响之大。
 
《满江红·怒发冲冠》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历史上的豪放词不下几万首,但能被列入最顶级名单的,基本上就是这几首,那么,您认为谁能排第一呢?
 

      瑞金苏维埃干部学院依托瑞金、于都、长汀、古田、龙岩、井冈山等丰富的红色资源和专业师资力量、知名党史专家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理念对党政干部、企事业单位和大中专院校的中青年骨干进行瑞金红色培训井冈山红色培训党性教育培训、企业团建、研学旅行实施信念教育,把红色基因代代传! 我们竭力给您提供热情、周到、细致的服务!

上一篇:诗人毛泽东的赣南情怀
下一篇:没有了